李年糕

【启邪】 风 第二章

我又来了(´・ω・`)文笔渣求轻喷

本章吴邪小团子上线✧*。٩(ˊωˋ*)و✧*

前脚刚跨进屋,就见齐家老八没正形地坐在桌子上晃荡
腿,霍七姑娘捧了茶盏和解九说话,眼里却时不时瞟着
和二月红说笑的老五,陈皮咂吧咂吧磕完了自己那碟瓜子,又往半截李那碟探了一手,看不过眼的黑背老六反手凿了他一个栗子。
张启山勾勾嘴角露了点笑意:“我来迟了。”

“不迟不迟,”吴宁把扇坠交还二月红手里,笑着来迎,“佛爷给我面子。”

张启山刚要说话就被齐铁嘴抢了白:“怎么不迟?孩子都抱回里屋去喽,佛爷看不着喽!”

“哪儿都有你!”吴宁在他脑袋上呼噜了一把,“去去去,算你的卦去。”转身带张启山往旁边的厢房去了,“我自会带佛爷去看,要你聒噪!”

齐铁嘴见他如此,孩子脾气上来,跳下桌子顺手扯了解九胳膊就往外跟:“偏佛爷看得旁人就看不得?我刚才没看仔细,我要再看一遍!”

“仔细?”吴宁回头,见他引了所有人浩浩荡荡跟来,不免好笑,“你当是相姑娘娶媳妇儿?吵了我孙子,你倒是仔细你的皮!”

一路贫嘴到了门外,听得里间啼哭。吴宁新做祖君,着急忙慌赶几步进去。只见奶妈并吴邪生母、自家夫人围着拍哄,小团子啼泣依然不止。

“这是怎么了?”吴宁忙接过孩子拍着哄着,“好好的没见哭得这样凶…今儿是不见祖君久了,想得厉害?”张启山并未见着婴孩样貌,只是听这哭声,心中便莫名哀伤。

“你可拉倒吧,”齐铁嘴埋汰他,“你一抱哭得更凶。快抱过来见见佛爷,见了这黑面神,什么哭吓不回去呢。”

二月红眉头微蹙:“顶好的模样嗓子,再哭可毁了。老八,你倒是哄哄。”

陈皮黑背半截李骚着头皮脑袋直大。解九取了拨浪鼓摇着逗他,七姑娘刚咬咬唇想从吴宁怀里把小团子抱过来,就听得热热切切一句——

“莫哭,我心疼。”







依旧是短小的一章……朋友们有什么意见建议欢迎在评论里面留言哦(´・ω・`)
关于吴老狗的名字…嗯因为我真的挺喜欢吴邪的,还有他爷爷!不想老是叫老狗老狗就绉了个吴宁……有三个儿子还有小团子确实是不得安宁👀
下一章争取让小团子露正脸(ง •̀_•́)ง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沅止:

大佬们的打脸日常

【启邪】emmm…题目还没有想好.可能会是中长篇×第一章

复健时期的尝试,文笔渣,求轻喷
私设:张启山跟吴邪差十岁,吴邪出生时间是1925年3月5日。【先这样吧,之后时间先慢慢捋×

向来素净不喜声张的吴公馆今日破例挂了大红宫绸。

佣人们各司其职,往前厅送茶,迎宾客入正厅,准备宴席……还有那个八爷,非嚷嚷要吃小橘子,大一点儿都不行。

三月的天,上哪儿给这个主儿找蜜似的砂糖橘去?总管吴涛一跺脚,心说不信翻遍这市集一个都找不出,匆匆吩咐旁人几句不要怠慢了,撩了长衫下摆就往外疾步而去。

穿了垂花门,刚到前院里,听得小厮一声“佛爷到”,急急煞住步子。

看官,虽说几百年这天子脚下能人会集奇士扎堆,可你道这北平有几个佛爷?九门之首,麒麟张家。

“佛爷来了。”拢了手见礼,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却求着菩萨千万保佑齐家八爷莫要㼞了老爷书案上那只青花笔洗。

少年略点一点头,带着前院的西府海棠都香了几分:“五爷弄璋之喜,我来贺贺。”
说话间天青色影一闪,已然几步之外生人勿近的样子。

吴涛心里叫了声好。十岁的孩子已然如此风度,再往后……诶呦诶呦,八爷的橘子……一阵小跑,带动满院海棠幽幽。





非常短小的一章,先试个水,如果有人能喜欢不要吝啬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呀💃@
下一章佛爷跟小团子就要见面啦

【花邪】小三爷,走一个?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写东西了…这不是放假了吗,先复健写一些短小的👀
文笔渣,求轻喷

“小三爷,走一个?”
解雨臣时不时就来这么一句。有时是额角带伤棍子斜在后背,有时是眼睛半抬捏着账本一角,有时晃荡着高脚杯或是扔过去一瓶冰啤酒。更恶劣一点的时候,把人压得不能动弹,还带点喘。

道上敢叫小三爷的实在不多了。一是差着阅历,那些阎王绕道的经历随便抖搂出一件来都是镇得住人的,没皮没脸叫一声,第二天指不定有没有命穿鞋呢。二来实在也是知道些他的那些故事。三爷这个人,在道上且不说,在小三爷那儿多少是个忌讳,何苦来冲着霉头去?况且这声小三爷多少有些得三爷照拂的意思,如今吴邪在道上那也是响当当的名声,老拿三爷余荫压他一头,算个什么事儿?

但哪怕是胖子闷油瓶瞎子他们,也少有叫小三爷的。都知道,往日里这声小三爷属潘子叫的最多…再往下,就不必说了。

外头人明白的,他解雨臣能不明白?但总是时不时的就叫了,到底也是有心。不是吴邪,不是小邪,不是吴当家,也不是吴小佛爷。他想让他记着。难的时候记着当时是怎么苦过来的,好的时候记着有多少人折在半道。掺一点私心,不过是吴解两家真真假假的三叔。再私心一点,他是小三爷,那我不是小九爷么?他身边合该是我,我才完全全担得起配得上,旁人再没话可说的。

走一个。无论是要干仗了要跑路了要喝酒了要清盘了还是要一场风月,走着呢。不知道是先走到黑还是先走到没有路,但是我陪他走着呢。

“我去阿花你干什么!!”
“小三爷,”直起来一点身子解领带,“走一个?”

多少年不看快本了,但是还是会无限回刷20140823那期✌✌✌
特别是p2,说真的到现在都是一大未解之谜🐶陈伟霆老师蹦蹦跳跳的从边上过来直奔我峰后面,手举到一半是抱上去的姿势🐶我不知道如果后面没有马上进啊啊啊啊实验站的片头,那双手会放哪里🐶

hhhhhhhhhhhhh今天四舍五入算见到了草儿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