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似二陆初来俱少年。

瞎叨叨

为什么每次我本来是打算要写花邪或者all邪或者其他什么cp的,然后写着写着就拐个弯变成黑邪了呢?

都几次了??😭这种坏习惯什么时候能改好😭

【all邪/主黑邪】吃螃蟹的心情

今天重温三叔之前的片段,突发奇想的螃蟹脑洞
all邪,主黑邪,涉及花邪万邪,瓶邪坎邪簇邪浓度较低就不打tag了(抱歉

打红色圈圈那两句文中有借鉴,不再特别标明啦

---------------

张家人吃螃蟹都很他娘的快。
我本来想着这些老家伙说不定会用,还让小姑娘搞了几套铜质蟹八件,现在只好让人撤走,还省的在桌子上占地方。
小姑娘脸上就有点不高兴,我陪着笑,咬咬牙添了几个小炒。

 
这里的糯米蛋做得很好,我吃了三个。这东西很填肚子,加上饭桌气氛实在太过沉闷,一时也没胃口再吃。千军万马还在掰蟹钳,小张哥很中意新送上来的火腿皮卷炒荸荠。倒是闷油瓶,见我搁了筷子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我举了举手机,他家长似的点点头批准了。

 
开饭前我拍了照发朋友圈,现在一看都刷到99+了。怎么的,年底冲业绩吗?刨去那些商业点赞,评论区也很热闹。
苏万:首赞!!
苏万:师兄我也想吃螃蟹qaq!!!
黎簇:不就吃个螃蟹嘛还拍出来嘚瑟。苏万你也是,至于吗🙄
苏万:你闭嘴师兄已经三天没更票圈了你再说师兄不请我了怎么办 师兄我请你也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黎簇:......
秀秀:(嗅到一丝舔狗的气息👀
黎簇:你说的很对
苏万:我只能嗅到螃蟹的气息🙇
解雨臣:这种成色的蟹八件也敢往桌子上摆?
解雨臣:你还拍了发出来?
秀秀:哎呀花姐
解雨臣:我只是想提醒他我有几套老金的
黎簇:切🙄
黎簇:有钱人臭讲究🙄
黎簇:还臭显摆🙄
胖子:小同志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胖子:我必须代表组织来说说你。花老板怎么会臭呢??
秀秀:(舔狗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胖子:舔啥玩意儿??这丫头疯起来咋自己哥都骂呢???啊,花老板??
坎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东家吴山居年会也吃螃蟹好吗!!!!
苏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兄我去参加你们年会好吗!!!!
秀秀:......
黎簇:......
解雨臣:......
胖子:......
胖子:艹,老子这性质和他俩绝对不一样啊
黑瞎子:有啥不~一~样~~~
秀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秀秀:好,免你一个月的房租💰
黑瞎子:二徒弟没拴好惊着大家了,抱歉抱歉
苏万:师傅qaq
黑瞎子:qaq是啥玩意儿??
黑瞎子:骑阿齐?🌚
秀秀:噗嗤
胖子:诶呦你小子...没看出来啊还有这想法呢?
苏万:师傅我就想问问咱们仨搞不搞年会
解雨臣:呵🌝
解雨臣:三个人还搞什么年会我秘书都不止三个🌝
黑瞎子:嘿我这暴脾气
苏万:搞!搞!盘他!!(嚎叫
黑瞎子:清白传家凭啥不搞!必须搞!
苏万:耶!!!!!
黑瞎子:哎,有你啥事儿啊?
黑瞎子:我和你师兄喝一晚上酒不就结了吗🍻没有你,不带你,回家玩儿去。
解雨臣:你敢让他沾酒试试🙃
 

 
后面是苏万还嘴,秀秀带队形,黎簇损他们,胖子插科打诨,就黑瞎子这个老不正经的没再回。我退出去看看,他也没小窗发消息。
这时候吃得差不多,我已经盘算好了去迪士尼,结了账就招呼大家上车。
其实也不用我招呼,人家跟部队行军似的立正稍息齐步走两列纵队就出去了,把老板娘看得一愣一愣的。

入了冬太阳不晃眼睛,只是让人犯瞌睡。我打着哈欠歪在车座上刷手机。
妈的这老瞎子真沉得住气。

其实那次从荒岛上下来我就对螃蟹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真的是救我狗命,没法儿不高看它一眼。

岛上我吃得实在狼狈,没咂摸出太湖蟹的好滋味。这次要是假公济私去旧地重游吧总归有点儿窝囊;再说太湖更有名的是三白,吃蟹呢似乎就该是阳澄湖,我总不好让小哥跌了族长的面子。
只是热脸贴冷屁股,这一顿吃的并不算愉快。

我也很难解释螃蟹应该吃多久,应该怀有哪种心情吃。但是张家大佬们沉默的机械的快速的严肃的单调的咀嚼动作就是让我觉着不得劲儿。

大花和秀秀吃蟹的本事我见识过。蟹八件用得跟活了一样,能翻出花儿来。黑瞎子笑着咔吧咔吧咬蟹钳,说他们俩适合拿解剖针。我就问他你不就是学这个的吗?都忘干净了?他把攒好的一壳子肉放我面前,加了点蒜末和醋,说那是他们傻。
结果声音太大被秀秀要走三个月房租。

靠苏万接济我们终于吃得起螃蟹。这回便宜师傅喝了点儿酒开始传授吃蟹秘笈。
黑瞎子说,这秘笈,师门绝密,传男不传女。
我和苏万点头。
黑瞎子看着苏万。
黑瞎子说,你快出去啊。
苏万:????
 

后来我又和大花吃螃蟹,一时技痒露了一手,他也很惊讶。我端庄地咬了一大口蟹黄,谦虚道都是师傅教的好。大花就开始皱眉头。啧,看他小气的,我难得装个×他就要摆脸子。好在我一向会安慰人。我就告诉他这手艺不好学,那瞎子手把手教了快一个小时才算刚入门。结果大花脸色更加难看。我想他大概是身体还虚,受不住大寒的东西,赶紧劝他别再吃了。
 

手机震了两下,黑瞎子传过来一张图片,竹篓里挨挨挤挤几只螃蟹吐了大堆的泡泡。

为师呢一天吃一只,你来还剩几只全看你速度了啊。
个老不正经的。我正要回,对面又发过来。
正正宗宗的太湖蟹,这回慢慢吃。

我一愣。

他不应该知道啊。






 

瞎叨叨

小透明不知不觉300fo了🙊(鞠躬

我也很想让你们点梗啊,但是上次233fo点的梗都还没写完,对不起大噶😢

【黑邪】趁年华*

充当 @白日梦与阿水   @dayanqiangzhuixiaocaomao 小可爱们之前点的黑邪only甜饼叭(我真懒

……或许也没有很甜(不负责任


黑瞎子年轻的时候…怎么说呢,反正那会儿大清还没有亡。

那会儿他也不姓齐,是齐佳氏*。

本就是显赫的门第,殷实的家底,再加上长子是他嫡子是他独子也是他,一应吃穿用度如何不必赘述。

就拿小厨房做的龙井虾仁来说,要最活的虾最鲜的茶。怎么呢?虾是一只一只捉起现剥的,五个大师傅拿了柳叶小刀一起,唰唰唰满了一盘就立马下锅,不许有一点耽搁。茶自然是杭州那儿过来的好龙井,最好是新下来的明前那一拔。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但凡食材次了一些或品相不好的,管膳食的头儿尝过便都打发给偏房或是小厮吃。

也不是骄奢淫逸,家境如此,自然得有相应的排面才不至跌了份儿去。



“唉,其实我这手艺还真不敢在你面前现眼。”吴邪放下盘子把围裙扔去一边,“我老记得你跟霍婆婆说她做的点心和你家下人做的一个味道,把人家噎成什么样儿了都。”

黑瞎子笑嘻嘻夹虾仁吃。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或许是解雨臣拿了当睡前故事来哄他这个大徒弟的。

他可吃过御饽饽房翻毛飞雪的枣泥酥,噎个把霍仙姑问题不大。

“不用紧张。”壳去得并不是很干净,茶叶是罐子里倒出来的最后一点碎叶子,少了盐多了醋,淀粉挂芡挂得不好。但是黑瞎子乐乐呵呵继续往嘴里塞虾仁,“师傅还是头一回吃这个菜呢。”



---------------------

*趁年华

相传,杭州厨师受苏东坡词《望江南》“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的启发,选用“色绿、香郁、味甘、形美”的明前龙井新茶和鲜河虾仁烹制而成。

*齐佳氏

齐佳氏是满族中特别显贵的家族,人口不多,是“满洲八大姓”之一。

又作奇氏,见于《皇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世居叶赫、齐家营等地,以地为姓,后改汉字姓齐。

瞎叨叨

如果今天给母上大人卖完苦力还有空,还有力气的话,或许可以把母猪的产后护理写下去🤔

【黑邪】腊八记事

@DohNut 小可爱之前点的师徒组请查收📮




锅里粥是很稠了。

黑瞎子拿大勺子顺着圈儿搅,吹吹勺沿儿尝了一口。按他的口味是没毛病,按吴邪的来呢还不够甜。

好师傅站起来去拿了一块黄冰糖,想了想又搁砧板上拿菜刀背敲掉一半。也别吃太甜。

盖上砂锅盖他搓搓手去卧室,开了条缝向里张望。


吴邪还在睡。侧躺着,被子在腰线那儿窝下去。黑瞎子看着看着心里痒痒,但很快给自己骂醒了:人家昨儿晚上那趟累还没缓过来呐,现在又来那像话吗?

不能够。黑瞎子轻轻带上门,去把火关小了些。



小坛子是早就刷干净了的。黑瞎子拎了一把蒜头,扯了外头的膜,一瓣瓣分好了丢进去。

醋是好醋,倒出来闻得见米香谷香。没过了蒜瓣一寸醋还有剩,可以留着蘸饺子,还可以做一次醋鱼。

吴邪头一次看到腊八蒜的时候下巴都要惊掉。黑瞎子想着咧嘴笑起来,傻得很,实在傻得很。



那是年初一,他拎了东西来看师傅。黑瞎子很够意思,为着大徒弟把腊八蒜坛子开了,差使吴邪捞一小碗出来,自己去拿酒。回来的时候吴邪呆楞楞拿着勺子,里头满扑扑碧碧绿的蒜瓣儿。

师傅,吴邪眨眼睛,这别是清朝的东西吧?

黑瞎子看他,怎么看怎么好玩。怎么呢,怎么十来年了还好玩?



后来,后来好像是酒多了。反正睁眼吴邪在怀里,衣服在地上。

墨镜不在光又有点亮,他闭着眼,摸摸索索蹭过一片毛呼啦的睫毛,手够到了人嘴唇就要贴上去。胸口抵了一只手,含含糊糊说别闹一股蒜味儿。



黑瞎子把小坛封好放到墙角,熄了火。再焖一会儿,他瞄一眼钟,往卧室走。该起啦不然晚上没觉。

现在可没吃蒜,兴许还能饶他一个早安吻。

--------------------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腊八蒜是绿shai儿滴🌝

【霆峰】

今天终于在b站截到了陈伟霆老师想吃鸡翅的截图😭

-有没有鸡翅啊?

-烤着呐。

【花邪】 扑棱蛾子

@其铮 铮太太之前点的日常路边摊梗(๑•̀ㅂ•́)و✧(呃好像不算摊儿了...

其实这个也可以看作《火辣辣滴小辣椒它透着心里红》《好吃不过饺子》的一个小番外,花花第一次带老吴去那家小吃店🍻

 

解雨臣讲,到了。

一路上弯弯绕绕七拐八拐,吴邪已经饿得白眼都快没力气翻。

小后生看见俩人就冲后厨喊装碗装碗,带着笑远远儿拿下巴指了个位置。

嘿,吴邪看解雨臣,这你也能安排?

解雨臣领他去小后生指的桌子,反问说这很稀奇吗。

也对也对,花老板什么事儿办不到。

 

小后生送了面上来,又额外给吴邪一只小碗,说是夹些晾晾再吃才方便,别着急忙慌吃大碗里头的,又烫嘴又溅汤。

吴邪道过谢,拿小碗装了些,吹吹喝了几口面汤。

 

好汤,吴邪叹了口气,这店是你盘口那后生是你伙计吧?

解雨臣啧了一声。你这周跟我去复查,神经衰弱没治好呢。

他怎么知道我饿得厉害,心还这么细?

他不知道我知道啊,他不细我......

吴邪笑到筷子要脱手。

俩人默默吃了会儿面。解雨臣先搁了筷子。

他叫小川,解雨臣接着之前的讲,我头回来的时候他才十岁,今年都二十二了。

哇大花你都这么老了啊!吴邪吸溜着最后几根面条乱抓重点。

解雨臣给他自己的手帕,说你快点把我气死就不用还钱了吴邪哥哥。

 

别别别,说气人谁比得上你啊。我想吃烧烤你说是苍蝇馆子,你挑的就尊贵些?吴邪吃饱了,眼睛扫店里一圈儿,开始挑毛病。算什么,蝴蝶馆子?

蝴蝶算不上。解雨臣托着下巴看他,看自己寒凉一生中的烤火处,眼睫垂下去。

随我,就是个扑棱蛾子吧。

 

【all邪】母猪的产后护理(一)

01

吴邪抱着包。

农村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和未知,甚至可以讲是另一个世界了。

大鹅欺生,嘎嘎叫着撵上来。他哪里晓得吃菜的鹅也会啄人,傻愣愣都没想着要躲,还是黑瞎子给一脚踹开了。

“喂,”黑瞎子偏偏头,“你是傻子吧?”

这一路他没少在上坡下坡时搭把手,吴邪念他的好,回得温吞。

“同志,你不好这么讲别人的呀。”

 

02

“噢,那实在是个进步青年。”马主任合上资料,“小李,你预备给他安排什么工作?”

李队长支吾道:“小娃娃嘛,也干不了什么......”

“莫要看不起后生仔。”马主任往他肚子上拍了两下,爽朗笑道,“我十四岁已经是小通信员了噢!”

“嗐,哪儿能和您比。”李队长给主任搪瓷杯子里续上热水,“我想着呢,先打压打压他的小少爷脾气,跟着小齐在食堂干一段儿...”

“吓!”马主任瞪圆了眼,“你讲那个小齐噢?”

“诶诶。”

 

03

临近晌午天儿实在太热,俩人找了处树荫歇脚。

黑瞎子靠在树上,拿大草帽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吴邪少年心性自然觉得气闷,便找他搭话:“同志,走了一路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黑瞎子热得发燥,这下就要发作。一个转头看见吴邪拿白毛巾擦汗,眼睛眨巴眨巴等自己回他,自觉不好太流氓。于是他端正态度道:“你就叫我瞎子吧。”

吴邪又眨眨眼睛,很不好办的样子。

黑瞎子看着他毛呼啦的睫毛,心里痒得很,直想拿手拨一拨。

这脖子,咋比二丫的还好看哩。

不行的,队长讲了要给小少爷做规矩的,要打压他,把人吓住了的!

他一横心一闭眼,挺胸道:“我叫齐步走。”

 

04

他们正正好好赶上了午饭。

“诶呦黑爷回来了!”王胖子端着一蒸笼馒头,“劳驾您搁前院儿去啊,我和咱们小朋友打个招呼。”

吴邪本来下意识想跟上,听了后半句又刹住脚。

“一会儿帮我拔双筷子啊。”黑瞎子接了大蒸笼,带着热气儿走了。

“嘿,他冲你说的吗?”王胖子抖搂两下抹布,心说这感情培养很他娘的迅速啊。

吴邪伸出手来:“同志您好,我叫吴邪。”

胖子一见这架势,手急急往围裙上蹭了两把才握住:“组织欢迎小吴同志!我是这儿掌勺的,叫我胖子就成。饿坏了吧,走走走吃饭去。”

他提上筷子筒,大手往吴邪肩上一搭,开始报菜名儿。

 

05

“今天这汤是哑巴熬的吧?”黑瞎子呛了一口。

胖子打着哈哈,说后天队里要放露天电影,问吴邪要不要一起去。

吴邪点头。他实在是吃馒头吃噎了讲不了话,只想盛碗汤。

黑瞎子打他手,说毒死你活该,一边去够水壶扽在他前头。

胖子正要为他的瓶仔打抱不平,那边张起灵就抱着一大捧猪草回来了。于是胖子招呼他吃饭:“小哥儿,老瞎子在小朋友面前讲你坏话哩。”

张起灵不看黑瞎子,对着吴邪的眼神点了点头。



----------------------
唉这背景大家应该都懂的

昨天说的沙雕题目我拿他们开刀了dbq

后面花花黎簇苏万秀秀都会慢慢上线哒,这篇先不打tag了

(可能也没什么人看

 

【瞎叨叨】

我决定了,下一篇的名字叫《母猪的产后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