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all邪】倘若,我问心有愧呢(一)

拖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点梗🙊
点的黑邪all邪比较多,我答应了带萌萌玩🙋
all邪向,老吴略直男脑,主黑邪花邪。
另外瓶邪秀邪坎邪有涉及,大家自行避雷👀

----------------------
1.“老板,你又要走啊?”

    鼻子里嗯了一声。

    走到细珠帘前又回头:“我奶奶那儿,你还是多跑几趟。底下人嘴碎,我多少知道一些。问心无愧,甭搭理。”

    “嗳,”咧咧嘴应了一声,“新上的好佛手,我赶明儿就给老太太送去。”

2.“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用手背揩了一下眼角,“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吴山居。”

“就你那破地方。”解雨臣灌了一口绿豆烧,笑意在眼底不在嘴角。

“他还瞎bb啥了哈哈哈哈哈你要真包养我了小爷还用的着这么折腾吗,”手往人肩膀上一环,“是不是啊解老板?”

又灌了小半瓶。
最后一口含在嘴里,他偏头看吴邪。

3.黑瞎子笑起来。

王盟拿着一个佛手,表情是无限呆滞。

在吴邪的躺椅上昏睡过去之前,黑瞎子想:那些佛手,实在是很好了。小时候家里供的御品也不过如此。他怎么还在挑呢?给谁挑呢?

4.“怎么是你?”汪藏海似笑非笑,茶盏端得很平。

站定,没言语。

顶上千年寒冰,他在此处烹茶。

“有趣,”眼梢斜一点上去看他,“手足兄弟,舍己为人。老夫还以为,只是戏本子里的东西呢。”

一刀破开虚空。

山洞里有融雪声滴滴答答。

“你的话,太多了。”

5.“东家。”尾音里带点激动带点抖,他自己挠挠头笑起来。

吴邪继续擦刀。

太阳升的高了,大白狗腿开始晃眼。吴邪眯眯眼睛把刀收起来。

他抬头看坎肩。

年年轻轻一张脸,热热切切一双眼。

很危险的。
张张嘴,顿住。改了口。

“没有什么好处的。你看我,虽则做着东家,也欠一屁股债。”

“要什么好处,”一口白牙笑了出来,“跟着东家历练嘛。”

吴邪想,现在的年轻人不行啊。
太阳底下站这么会儿就能把脸晒红。

6.“我说,”黑瞎子往竹筒里加够了水,回头看王盟。

“细馨苍叶,个个儿一等一的好,你怎么还挑来拣去的?”

脸上还是木木的:“好不够,要顶顶好。”

黑瞎子被这南方口音弄笑了。

他想起来以前吴邪这样说过刀鱼馄饨。顶顶好。

那时候他蹲在地上,扒拉一碗糊掉的青椒肉丝炒饭。
无袖篮球背心,手臂上蒙一层汗。但是非常光洁。

“给你吴老板弄的?”歪着头笑得很痞。

王盟慢慢笑起来。
“不是呀。”

黑瞎子想,完了,要坏。

7.这表情他熟悉。

那天他和秀秀说以后别在沙琪玛里放南瓜子仁儿。

“不正宗,”他喝口茶把干点心送下去,“不正宗,明白吗丫头?”

秀秀盯着葡萄架。

黑瞎子给自己续第二杯的时候,小姑奶奶回嘴了:“吴邪哥哥说好吃。”

黑瞎子笑眯眯:“他的话比我管用了,是不是?”

秀秀低头,慢慢笑起来。

“不是呀。”

8.解雨臣走过来,脸色不大好的样子。

秀秀怕他问,绞了一下裙子上的流苏。
她骗不过她花姐,打小就骗不过。

但是解雨臣看着黑瞎子。

黑瞎子笑嘻嘻看回去。

解雨臣不笑,眉头皱起来。
“你让他跟个蝎了虎子似的趴葡萄架顶上算怎么个意思?”

9.黑瞎子一直没让吴邪下来。

解雨臣明白了。
他拉着秀秀走,说秋风凉了吹着不好。
走到月亮门那儿,他回过身来。
“瞎子。”他说。

“哎。”

“有数着呢花儿爷。”

这回真走了。

10.吴邪下来的时候打哆嗦。
不知道今天黑瞎子又抽什么风,训练时间活活长了仨小时。

“还吃,”打掉他手里那块沙琪玛,“还嫌火气不够,吃点南瓜籽儿补补火,多喷点鼻血呐?”

“那吃啥!谁秋天不流几次鼻血了!!你他娘的我还说是吃你的青椒炒饭吃的呢!”

炸完毛又立马怂了,躲出去四五米。

“你个赔钱玩意儿,”黑瞎子装模做样叹一口气。
“为师将就将就,去隔壁给你偷两条苦瓜吧。”

----------------------
关于题目,就是周芷若的那句话啦👇
来自《倚天屠龙记》
周芷若冷笑道:“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片段的
写到这儿发现还有挺多没说完的,还有一些人物也没有提及_(:з」∠)_

或许会有续?

嗯嗯或许或许【咕咕咕咕咕

评论(10)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