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二)

唉放假真适合摸鱼_(:з」∠)_
all邪,请自行避雷。

----------------------
11.“不行的小三爷。”白昊天挡在门口,快要哭出来。

“乖,”瞄了一眼白蛇已经在院墙上就位,暗暗卸一口气。

“你小三爷很行的。”

白昊天脸一红。

吴邪啧了一声。刚开口就咳,身子弓成大虾米。

白昊天真的哭出来。

12.含久了的绿豆烧有些辣,解雨臣慢慢咽下去。

“你有没有想过…”

这时候吴邪伸着手去够烟盒。
衬衣下摆被带上去一点,露出一截子裹着绷带的腰。

他娘的。解雨臣想,他娘的怎么又伤着了。

13.“你知足吧,”吴邪看着黎簇,有点好笑,“这沙地多软多厚实啊你还趴不住?我之前趴的是葡萄架,葡萄架你明白吗?”

“神经病。”黎簇真情实感地骂道。

14.“哎师傅你咋不吃啊?”

刚从日本空运来的罗马红宝石,贼贵贼稀罕。洗了一盆放桌子上,净是自己吃了。

“不是说今儿师兄要来吗?这都下午了。”

“太腐朽太腐朽。”瞎子摇着大蒲扇有一下没一下。

“你师傅师兄都是穷鬼,吃点自个儿种的成啦。”

苏万嘿嘿笑。

师兄几时候来呢。

15.“你们都是好孩子,就小邪不听话。”

“哪能呀,老板就是忙。”王盟摆好佛手,扶吴奶奶去坐。
一旁坎肩紧着递过软垫来。

“孩子,这回小邪那儿不用你跟着呀?”

“我想跟的奶奶,二爷不让。”

王盟脸上又是木木的。

16.一二三四五六七。
吴邪。

一二三四五六七。
吴邪。

一二三四五六七。
吴邪。

一二三四五六…谁?

张起灵头很疼。周期到了,有些东西他留不住。

他坐下来,拿头撞石壁。

17.“你怎么又咳了?”

接过保温杯,漱漱嗓子就大口喝着往车那边走。

“吴邪。”
白蛇叫了一声。

喀嗒扣好安全带,抬头的时候带一点点笑。
“没事儿,被她气的。”

18.狠狠吸了几口,烟烧掉一半。
“想什么?”

“戒烟。”谈公事的话解雨臣天下第一勇敢天下第一果断天下第一直白。

他闭了闭眼睛。

“我得听一下你的肺。”

19.“抽烟的不要,用狗腿刀的不要。胳膊上带疤的,也不要。”

黎簇站在一地桌椅瓷器血肉碎片上边,说着招伙计的条件。

小沧浪笑了一声。
个小逼崽子。

20.吴二白慢慢喝茶。

白昊天和白蛇站在一起,神情居然很有些坦荡。

笑了一下。
“名字里带个白的,都跟着你们小三爷胡闹是吧?”

……咦?

白昊天眨眨眼睛。
白蛇瞪了她一眼。

21.“我想吃臭豆腐了,多辣多酱要葱不要香菜--”

吴邪猛踹他屁股。

“哎哎吴老板,你别再踹鸭梨了。”苏万拉住他一只胳膊,“他就说说嘛。”

上去补了两脚。
“这是沙漠,沙漠懂吗?老子还想吃葡萄呢你给老子去搞啊??”

然后苏万真的拎出来一串。

22.解雨臣把耳朵贴上来的时候,吴邪想起来那次。

七指的仓库里,解雨臣闻他屁股。

一想就笑,一笑就咳起来。

烟被人反手掐掉。
哦豁,完蛋。

“你能不能听一次话。”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