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all邪】倘若,我问心有愧呢(三)

哎,生闷气不如更文。
------------------

24.秀秀拿帕子擦手。

一小碟南瓜籽仁儿饱满可爱,堪堪够做一次沙琪玛的量。

然而最后放进食盒的是藕粉桂花糖糕。


25.吴邪吃葡萄吐葡萄皮。

黎簇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苏万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啊??
啊呸。万万没想到鸭梨会往自己脸上扔。
就因为自己带了葡萄?
啊呸。还是不是兄弟??

苏万想起生物五三底下拓展阅读里写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6.吴邪收拾东西。

“凉了再走吧。”躺在藤椅上没挪窝。

“够凉了。”

“后边儿还秋老虎呐,热死你。”还是笑嘻嘻。

捡了片叶子揪着玩,头歪一歪带点儿笑。
“那怎么的,等冬天吃了锅子再走?”

“哎,那敢情好。”


27.“真的一个人先去?”

吴邪突然笑出来。

他说大花,你皱眉头都皱出纹儿来啦。
你就这儿一道吧还是为了我。

解雨臣想说你他娘的还知道啊。

但是没有。他说行吧,那你做事局器着点儿。

他又说,你跟一个关外人学啥北京话,不地道。
我听着膈应。

28.秀秀看见黑眼镜躺在葡萄架上晒太阳。

她在石凳子上坐下来,什么也没问。

“回吧丫头。”黑瞎子估摸着该难受完了,才开口。

秀秀瞪他。小兔子一样。

“嚯,”又笑起来,“下雪了来吧,请你和你哥吃顿锅子。”

29.第三下的时候他撞在一只手掌上。

吴邪贴着,不动了。

这手很稳,很宽厚。但透着点儿凉。

“给祖宗先人,给父母的已经磕完了。给我的,”吴二白拍了拍吴邪前额示意他起身。

“留着回来磕。”

30.解雨臣一个人来的。

黑瞎子在一副一副擦墨镜。

“哟,”嘬了个牙花儿,“您真来吃锅子呀?早着呐。”

解雨臣说我拜托你帮我保护一个人。

黑瞎子手上没停笑也没停。

看不出来嘛花儿爷?瞎子本来就是要去的呀。

不一样。我拜托你帮我。帮我。

哎呦喂我这便宜徒弟这么大脸呐?可了不得。

他转过来。

瞎子头回见您是小三十年前的事儿了吧?

瞎子就剩这几年啦,花儿爷。

------------------
虽然是all邪,但是我感觉到这儿倾向已经挺明显的了

你们有看出来嘛_(:з」∠)_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