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花邪】小三爷,走一个?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写东西了…这不是放假了吗,先复健写一些短小的👀
文笔渣,求轻喷

“小三爷,走一个?”
解雨臣时不时就来这么一句。有时是额角带伤棍子斜在后背,有时是眼睛半抬捏着账本一角,有时晃荡着高脚杯或是扔过去一瓶冰啤酒。更恶劣一点的时候,把人压得不能动弹,还带点喘。

道上敢叫小三爷的实在不多了。一是差着阅历,那些阎王绕道的经历随便抖搂出一件来都是镇得住人的,没皮没脸叫一声,第二天指不定有没有命穿鞋呢。二来实在也是知道些他的那些故事。三爷这个人,在道上且不说,在小三爷那儿多少是个忌讳,何苦来冲着霉头去?况且这声小三爷多少有些得三爷照拂的意思,如今吴邪在道上那也是响当当的名声,老拿三爷余荫压他一头,算个什么事儿?

但哪怕是胖子闷油瓶瞎子他们,也少有叫小三爷的。都知道,往日里这声小三爷属潘子叫的最多…再往下,就不必说了。

外头人明白的,他解雨臣能不明白?但总是时不时的就叫了,到底也是有心。不是吴邪,不是小邪,不是吴当家,也不是吴小佛爷。他想让他记着。难的时候记着当时是怎么苦过来的,好的时候记着有多少人折在半道。掺一点私心,不过是吴解两家真真假假的三叔。再私心一点,他是小三爷,那我不是小九爷么?他身边合该是我,我才完全全担得起配得上,旁人再没话可说的。

走一个。无论是要干仗了要跑路了要喝酒了要清盘了还是要一场风月,走着呢。不知道是先走到黑还是先走到没有路,但是我陪他走着呢。

“我去阿花你干什么!!”
“小三爷,”直起来一点身子解领带,“走一个?”

评论(1)

热度(79)

  1. 酒涩李年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