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黑邪/黎簇单箭头】没有更新的日子里只能抠糖吃

场面都是名场面了,深度歪歪一下以解对老吴的相思之苦🙊

——————————————————————
p1看眼睛那段。这句话本身已经非常能让我嗷嗷嗷嗷了,但是我今天早上在想起当时老吴看到师傅眼睛的时候【至于为啥能看到呢,可能是个哲学问题吧🙊】师傅应该说的是“见过我摘下眼镜的人,除了我的医生,其他人都死了。”

我觉得医生应该是最先看到瞎子的眼睛的,毕竟瞎子的眼疾也有些年头了。而老吴和瞎子熟络起来,能看到他的眼睛应该要到拜师之后了。
但是瞎子先说出口的是吴邪。

医生嘛,要检查,不可避免的。可以说给其他人看都是可避免的了。瞎子和瓶仔合作了那么多年,瓶仔没看到过;瞎子第一次见花儿爷是在很久很久之前【那时候大花好像在踢毽子是不是🐒】,花儿爷没看到过;瞎子在四合院赖了那么久逃过那么多次租,秀秀没看到过。

那么多年了,他甘愿给看的,就两次。

一次从医,一次从心。

p2抓到一只梨醋

p3我刚才在看b站上面一个视频,然后发现老吴的脚真的好小【对于一个181的成年男子来说】
好可爱啊怎么办o(*////▽////*)q

就想起师傅那句“㕦邪的鞋码儿没这么大。”笑得满脸褶子头还低下去,感觉在回味什么东西一样【喂!!】

我觉得有故事🐒师傅当然是非常了解吴邪的,把他撂在按摩床上按一遍之后可以说对他每块骨头都了如指掌。鞋码什么的,毕竟有过一段师徒同居生活,想要了解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问题在于:如果只是通过普通的方式了解,有什么好笑的呢?

这句话师傅本来也可以一脸严肃或者很平静很客观地说。毕竟小三爷和他的二货伙计(萌萌:???)下落不明生死不明,地下建筑里还有一堆未知的危险。但是他笑了。

试想一下这句话师傅如果没有笑,甜度可能就没那么高了叭【甜度来源于jian情🙊】

我觉得呢有这样几种解释👇
①他想起了知道徒弟鞋码的特殊方式,可能还顺带想起了他调笑过徒弟脚小之类的(小jiojio真的有点可爱🐒)
②就说明小屁孩儿并不怎么了解自己徒弟。之前瞎子对黎簇都是有点儿冷冰冰或者说不是很爱搭理的,只有这边他笑得特别开心hiahiahia
③……我卡这儿了想不出来了,欢迎大家补充

———————————————————————

哎,说得乱七八糟的说不出他们的甜。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