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似二陆初来俱少年。

【all邪/主黑邪】吃螃蟹的心情

今天重温三叔之前的片段,突发奇想的螃蟹脑洞
all邪,主黑邪,涉及花邪万邪,瓶邪坎邪簇邪浓度较低就不打tag了(抱歉

打红色圈圈那两句文中有借鉴,不再特别标明啦

---------------

张家人吃螃蟹都很他娘的快。
我本来想着这些老家伙说不定会用,还让小姑娘搞了几套铜质蟹八件,现在只好让人撤走,还省的在桌子上占地方。
小姑娘脸上就有点不高兴,我陪着笑,咬咬牙添了几个小炒。

 
这里的糯米蛋做得很好,我吃了三个。这东西很填肚子,加上饭桌气氛实在太过沉闷,一时也没胃口再吃。千军万马还在掰蟹钳,小张哥很中意新送上来的火腿皮卷炒荸荠。倒是闷油瓶,见我搁了筷子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我举了举手机,他家长似的点点头批准了。

 
开饭前我拍了照发朋友圈,现在一看都刷到99+了。怎么的,年底冲业绩吗?刨去那些商业点赞,评论区也很热闹。
苏万:首赞!!
苏万:师兄我也想吃螃蟹qaq!!!
黎簇:不就吃个螃蟹嘛还拍出来嘚瑟。苏万你也是,至于吗🙄
苏万:你闭嘴师兄已经三天没更票圈了你再说师兄不请我了怎么办 师兄我请你也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黎簇:......
秀秀:(嗅到一丝舔狗的气息👀
黎簇:你说的很对
苏万:我只能嗅到螃蟹的气息🙇
解雨臣:这种成色的蟹八件也敢往桌子上摆?
解雨臣:你还拍了发出来?
秀秀:哎呀花姐
解雨臣:我只是想提醒他我有几套老金的
黎簇:切🙄
黎簇:有钱人臭讲究🙄
黎簇:还臭显摆🙄
胖子:小同志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胖子:我必须代表组织来说说你。花老板怎么会臭呢??
秀秀:(舔狗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胖子:舔啥玩意儿??这丫头疯起来咋自己哥都骂呢???啊,花老板??
坎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东家吴山居年会也吃螃蟹好吗!!!!
苏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兄我去参加你们年会好吗!!!!
秀秀:......
黎簇:......
解雨臣:......
胖子:......
胖子:艹,老子这性质和他俩绝对不一样啊
黑瞎子:有啥不~一~样~~~
秀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秀秀:好,免你一个月的房租💰
黑瞎子:二徒弟没拴好惊着大家了,抱歉抱歉
苏万:师傅qaq
黑瞎子:qaq是啥玩意儿??
黑瞎子:骑阿齐?🌚
秀秀:噗嗤
胖子:诶呦你小子...没看出来啊还有这想法呢?
苏万:师傅我就想问问咱们仨搞不搞年会
解雨臣:呵🌝
解雨臣:三个人还搞什么年会我秘书都不止三个🌝
黑瞎子:嘿我这暴脾气
苏万:搞!搞!盘他!!(嚎叫
黑瞎子:清白传家凭啥不搞!必须搞!
苏万:耶!!!!!
黑瞎子:哎,有你啥事儿啊?
黑瞎子:我和你师兄喝一晚上酒不就结了吗🍻没有你,不带你,回家玩儿去。
解雨臣:你敢让他沾酒试试🙃
 

 
后面是苏万还嘴,秀秀带队形,黎簇损他们,胖子插科打诨,就黑瞎子这个老不正经的没再回。我退出去看看,他也没小窗发消息。
这时候吃得差不多,我已经盘算好了去迪士尼,结了账就招呼大家上车。
其实也不用我招呼,人家跟部队行军似的立正稍息齐步走两列纵队就出去了,把老板娘看得一愣一愣的。

入了冬太阳不晃眼睛,只是让人犯瞌睡。我打着哈欠歪在车座上刷手机。
妈的这老瞎子真沉得住气。

其实那次从荒岛上下来我就对螃蟹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真的是救我狗命,没法儿不高看它一眼。

岛上我吃得实在狼狈,没咂摸出太湖蟹的好滋味。这次要是假公济私去旧地重游吧总归有点儿窝囊;再说太湖更有名的是三白,吃蟹呢似乎就该是阳澄湖,我总不好让小哥跌了族长的面子。
只是热脸贴冷屁股,这一顿吃的并不算愉快。

我也很难解释螃蟹应该吃多久,应该怀有哪种心情吃。但是张家大佬们沉默的机械的快速的严肃的单调的咀嚼动作就是让我觉着不得劲儿。

大花和秀秀吃蟹的本事我见识过。蟹八件用得跟活了一样,能翻出花儿来。黑瞎子笑着咔吧咔吧咬蟹钳,说他们俩适合拿解剖针。我就问他你不就是学这个的吗?都忘干净了?他把攒好的一壳子肉放我面前,加了点蒜末和醋,说那是他们傻。
结果声音太大被秀秀要走三个月房租。

靠苏万接济我们终于吃得起螃蟹。这回便宜师傅喝了点儿酒开始传授吃蟹秘笈。
黑瞎子说,这秘笈,师门绝密,传男不传女。
我和苏万点头。
黑瞎子看着苏万。
黑瞎子说,你快出去啊。
苏万:????
 

后来我又和大花吃螃蟹,一时技痒露了一手,他也很惊讶。我端庄地咬了一大口蟹黄,谦虚道都是师傅教的好。大花就开始皱眉头。啧,看他小气的,我难得装个×他就要摆脸子。好在我一向会安慰人。我就告诉他这手艺不好学,那瞎子手把手教了快一个小时才算刚入门。结果大花脸色更加难看。我想他大概是身体还虚,受不住大寒的东西,赶紧劝他别再吃了。
 

手机震了两下,黑瞎子传过来一张图片,竹篓里挨挨挤挤几只螃蟹吐了大堆的泡泡。

为师呢一天吃一只,你来还剩几只全看你速度了啊。
个老不正经的。我正要回,对面又发过来。
正正宗宗的太湖蟹,这回慢慢吃。

我一愣。

他不应该知道啊。






 

【all邪】母猪的产后护理(一)

01

吴邪抱着包。

农村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奇和未知,甚至可以讲是另一个世界了。

大鹅欺生,嘎嘎叫着撵上来。他哪里晓得吃菜的鹅也会啄人,傻愣愣都没想着要躲,还是黑瞎子给一脚踹开了。

“喂,”黑瞎子偏偏头,“你是傻子吧?”

这一路他没少在上坡下坡时搭把手,吴邪念他的好,回得温吞。

“同志,你不好这么讲别人的呀。”

 

02

“噢,那实在是个进步青年。”马主任合上资料,“小李,你预备给他安排什么工作?”

李队长支吾道:“小娃娃嘛,也干不了什么......”

“莫要看不起后生仔。”马主任往他肚子上拍了两下,爽朗笑道,“我十四岁已经是小通信员了噢!”

“嗐,哪儿能和您比。”李队长给主任搪瓷杯子里续上热水,“我想着呢,先打压打压他的小少爷脾气,跟着小齐在食堂干一段儿...”

“吓!”马主任瞪圆了眼,“你讲那个小齐噢?”

“诶诶。”

 

03

临近晌午天儿实在太热,俩人找了处树荫歇脚。

黑瞎子靠在树上,拿大草帽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吴邪少年心性自然觉得气闷,便找他搭话:“同志,走了一路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黑瞎子热得发燥,这下就要发作。一个转头看见吴邪拿白毛巾擦汗,眼睛眨巴眨巴等自己回他,自觉不好太流氓。于是他端正态度道:“你就叫我瞎子吧。”

吴邪又眨眨眼睛,很不好办的样子。

黑瞎子看着他毛呼啦的睫毛,心里痒得很,直想拿手拨一拨。

这脖子,咋比二丫的还好看哩。

不行的,队长讲了要给小少爷做规矩的,要打压他,把人吓住了的!

他一横心一闭眼,挺胸道:“我叫齐步走。”

 

04

他们正正好好赶上了午饭。

“诶呦黑爷回来了!”王胖子端着一蒸笼馒头,“劳驾您搁前院儿去啊,我和咱们小朋友打个招呼。”

吴邪本来下意识想跟上,听了后半句又刹住脚。

“一会儿帮我拔双筷子啊。”黑瞎子接了大蒸笼,带着热气儿走了。

“嘿,他冲你说的吗?”王胖子抖搂两下抹布,心说这感情培养很他娘的迅速啊。

吴邪伸出手来:“同志您好,我叫吴邪。”

胖子一见这架势,手急急往围裙上蹭了两把才握住:“组织欢迎小吴同志!我是这儿掌勺的,叫我胖子就成。饿坏了吧,走走走吃饭去。”

他提上筷子筒,大手往吴邪肩上一搭,开始报菜名儿。

 

05

“今天这汤是哑巴熬的吧?”黑瞎子呛了一口。

胖子打着哈哈,说后天队里要放露天电影,问吴邪要不要一起去。

吴邪点头。他实在是吃馒头吃噎了讲不了话,只想盛碗汤。

黑瞎子打他手,说毒死你活该,一边去够水壶扽在他前头。

胖子正要为他的瓶仔打抱不平,那边张起灵就抱着一大捧猪草回来了。于是胖子招呼他吃饭:“小哥儿,老瞎子在小朋友面前讲你坏话哩。”

张起灵不看黑瞎子,对着吴邪的眼神点了点头。



----------------------
唉这背景大家应该都懂的

昨天说的沙雕题目我拿他们开刀了dbq

后面花花黎簇苏万秀秀都会慢慢上线哒,这篇先不打tag了

(可能也没什么人看

 

【点梗/占tag致歉】

哈这粉丝数也真够233的😂那…点一次梗吧

黑花不吃不吃不吃。其他黑邪花邪all邪啥啥老吴中心都可以

emmm暂时还没有写瓶邪only的能力

写车的能力大概也没有(你好没用啊你

就评论区点叭我1月10号之后写🙇

哦对了你们想不想吃虐的?我好像还没发过刀(沉思

【花/黑邪】 好吃不过饺子

emmm上次那个《火辣辣滴小辣椒透着心里红》的老吴视角。



解雨臣下来的时候吴邪已经快睡过去了。

“结束了?”吴邪说着话还迷迷瞪瞪。

解雨臣拿冰手去贴他的脸,把人冻得一个激灵才恶劣地开始笑。

“没呐。”他喉间有叹气的声响,“先回家吧,我估计是得明儿早上了。”

人也一直没坐下,转身就要走的样子。



吴邪当然不会问你不是说了这几天有空吗我大老远从福建跑过来容易吗你为什么又放我鸽子。

开玩笑,又不是热恋期黏黏乎乎的小情侣

所以吴邪站起来,开口成熟又得体,嗐多大点事儿我现在就飞回去机票挂你账上啊。



吴邪跑出去,隔着玻璃门把恶劣的笑还他。

解雨臣和所有偶像剧里的男主一样没能追上吴邪。

这要怪夏池塘。



找黎簇是不可能的还嫌没气饱吗??苏万这小子能(you)喝(qian),就是这两天跑三亚玩儿去了。

吴老板叹了口气掏出手机开始滴滴打瞎。



他师傅这个天儿还穿一件皮衣,乐乐呵呵就来了。

吴邪看着看着自己开始打寒颤。三个喷嚏之后黑瞎子揪住他的围巾就是一记锁喉。

吴邪想起来解雨臣扎围巾总是松松的。不过也是,那么贵的围巾打上褶子总归不像话。

妈的斯文败类。妈的资本主义大毒瘤。

黑瞎子揽他肩膀,说你咋净学些孬的坏的。就挨一圈儿那能热吗?你得贴着肉啊是不是?

是是是。吴邪想着每次用大白狗腿之前耍的那几个刀花,笑了一下。



本来想着一起去那家面店老夫老夫清清淡淡。现在吴邪心思活泛了,想吃点儿辣的。解雨臣老说辛辣伤肺气拦着他,今天偏不听。

店里空调坏了,人多也还是冷。那边黑瞎子咬牙切齿眉头快拧成麻花,大佬也有被压一头的时候。

现如今小川也敢同他玩笑两句。吴邪掐着手指尖尖认了怂。



一杯热水也要说沾光,这个厚脸皮师傅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吴邪焐着手骂他神经病。

面上来了,黑瞎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吴邪拿农历十五糊弄过去,抽了筷子偷他皮卷吃,头上还挨了一记。不过轻的很。

这时候吴邪才奇怪黑瞎子怎么没点青椒肉丝面。早个十来年或许他会觉得对面这个人是易了容垫了增高鞋垫的解雨臣,然而现在他只记起来解雨臣之前的一句玩笑话。至少当时他真的以为是玩笑呢。

唉,个老不羞的。



他向来没什么瞒着这个便宜师傅,问啥说啥。呼吸灯闪了闪,摸起来看是那个冤家。姿态摆得很端正,措词又很恳切。于是吴邪大人有大量答应他回家吃晚饭。

回完消息吴邪心里莫名松快了许多。黑瞎子再追着问他也还是好脾气。

嗯,总有些日子他是只能喝粥的。



酸辣粉上来时吴邪反倒没了胃口。红艳艳一碗浪费可惜,他认真地让给平时能吃三大碗炒饭的便宜师傅,黑瞎子却摆摆手。

故作矜持。吴邪心里面嗤他。



他到底没吃。打了包拎给街口的乞者。

怎么呢?分别的岔路口黑瞎子问他,不是想吃吗?

吴邪笑一笑,说怂啦怂啦。



吴邪知道解雨臣一定是认真悔罪在家做饭了,然而看到他围个围裙在包饺子还是惊掉了下巴。

不是明天才冬至吗?吴邪蹭过去从背后抱他。

好吃啊。解雨臣捏着饺子边边,别抱我,身上一股瞎子味儿。

吴邪埋着脸笑了一会儿。你不是工作忙吗董事长?

解雨臣哼了一声,差他去把砂锅的火关小。

【all邪】要说的话都在jio盆里

“蹦你个头的迪!”吴邪拎着人领子把黎簇揪回来,告诉他现在哪怕是隔壁家大妈的鸡都该睡了。

黎簇梗着脖子表示就算和小满哥玩一宿也不会跟他们一起泡脚跨年。这他妈是年轻人做的事吗??



胖子:噫,小满哥稀得理你?

吴邪:不泡拉倒反正也没你的盆儿

黑瞎子:不泡拉倒反正也没你的盆儿

解雨臣:不泡拉倒反正也没你的盆儿

小哥:…嗯「▼_▼」



吴邪哈哈大笑。

张起灵继续往大家脚盆里撒巡山时采来的草药,手法很像是喂鸡。

黎簇想,妈的要是苏万在这儿……

可能他是北京腔最标准的一个🌝



他才不管,踢掉拖鞋就占了吴邪的盆。表情还很坦荡。

换以前吴邪肯定削他。

今天吴邪更想找个盆。开玩笑,袜子都脱了你就让我杵这儿??



胖子算了,这脚我还打算要呢。
大花爱干净。
小哥怕吵。
小逼崽子可拉倒吧。

于是吴邪拽把凳子坐到黑瞎子对面。

师傅,滴滴拼盆走一个?

走走走。黑瞎子牙花儿都笑出来了,您要点儿什么服务?

jio浸到热水盆里人就舒坦了。吴邪心情很好地问都有啥服务啊你收费吗?

那边解老板听了就阴恻恻笑一下。

吴小狗和黑大虾噤声。



黑瞎子踩了吴邪一下。然后是两下三下四五下。吴邪啧了一声就要还脚,觉出他是有规律地顺了穴位经络踩的,才乖乖不动了。

师傅好吧?黑瞎子笑嘻嘻,水踩得哗啦哗啦。

以后师傅天天给……

别动。张起灵打断他。

这样水凉得快。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了。雨村的夜晚实在安静。

黎簇看胖子,胖子专心抠脚。年轻人倒底还是憋不住:干泡啊?咱唠点儿啥呗?

吴邪把沾到脚踝上的艾草叶晃掉:哪儿那么多话。

--------------------

该说的都在jio盆里啦,大噶新的一年快落

─=≡Σ((( つ•̀ω•́)つ

【黑/花邪】火辣辣滴小辣椒它透着心里红

吴邪打第三个喷嚏的时候,黑瞎子扯住他垂下来一晃一晃的围巾,狠狠两个结就勒到他脖子上。

店不大。食客挨挨挤挤,只剩下角落一张加出来的折叠桌。两个人缩手缩脚坐下,就有一个小后生拿了笔来问吃点什么。黑瞎子没在菜单上找到青椒肉丝,就胡乱要了个青菜皮卷面。小后生又粗面细面大碗中碗带汤干拌快煮精煮要不要葱蒜香菜要多少辣加不加浇头问了个全套。黑瞎子耐着性子一个个说。吴邪把围巾解下来,搓着手看他笑话。

到吴邪了,黑瞎子挑着眉毛开始等戏。结果小后生直接问,您还老样子?

吴邪说,今天吃酸辣粉,加一份脆笋一份牛肚。
小后生就笑,老板能吃辣吗?没见您沾过呀。
怎么的?算我开个戒不行吗?
行行行,就是咱家用的小米辣,怕惊着您喽。
吴邪噎了一下,但很快就掐着手指尖尖说那先少放点儿。
得嘞~

黑瞎子嗤他,出息。

吴邪刚要回嘴小后生就倒了两杯热水来,说得等一会儿,让他们暖暖手。

我这是沾了你多少光呀徒弟,黑瞎子笑嘻嘻。

吴邪骂他神经病。


怎么到北京了不找花老板?面先上来,黑瞎子吹吹往嘴里送了一口,说话含含混混。

哇,今儿十五陪师傅吃个饭不行吗?吴邪抽了双筷子,偷他一个皮卷吃。

黑瞎子拿筷子头打他。

唉,他老管着不让我吃辣,我馋了。吴小狗没看他,又夹了一个。

黑瞎子也不是不想管。只是他突然觉得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还...还挺美。

如果腾上来的热气儿没糊掉他的镜片的话。


那你们的“老样子”是什么?

黑瞎子说“你们”,显然是猜到了。吴邪一点都不意外。

阳春面,中碗带汤细面精煮不要其他,加小河虾。没虾换小黄鱼,没鱼换鸡丝。

呼吸灯闪了闪,吴邪摸起手机回消息。

啧。黑瞎子低头看自己碗里可怜的几根青菜。

他今天就是想抬杠。

那鸡丝也没有呢?

就去另外一家店喝—粥——


黑瞎子想,那几年他把吴邪圈得太好。四合院儿里每一天看着也是满满当当,日子在葡萄架上枯荣有数。他以为是个小世界了。

然而不是的。另一个人陪他一寸一寸轧遍了院墙外的四九城。

粉终于上来,红艳艳很好看。吴邪还装着要让一让,黑瞎子摆摆手。

----------------------

瞎取题目系列...果然一复习就觉得什么都好玩_(:з」∠)_
或许会再有花花视角和老吴视角
(...如果有人看的话( •̥́ ˍ •̀ू )

【绣花鞋】

下雨天,是挨挨蹭蹭的发小三人组啦

-吴邪哥哥你好高呀(´,,•∀•,,`)
-我踮脚辣~

【点梗】
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有111个小可爱啦~
(至于为什么不是百粉的时候点…我大概是忘了_(:з」∠)_

黑邪花邪all邪可点,不吃黑花不吃黑花不吃黑花

大胆评论吧别怕咕咕咕🐦我会好好看哒~可能拖几天再写哦最近事情有点多
_(:з」∠)_

【蓝袍邪/瓶邪】关于修罗场的沙雕脑洞

啊茹太的蓝袍邪修罗场实在太好嗑了_(:з」∠)_

刚才吹头发的时候突然想到蓝袍出场好像是在一个喇嘛庙,大张哥可以算是哑巴,那么--

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

打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

南边提拉着鳎目的喇嘛要拿鳎目换北边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哑巴不愿意拿喇叭换喇嘛的鳎目,

喇嘛非要换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喇嘛抡起鳎目抽了别喇叭哑巴一鳎目,

哑巴摘下喇叭打了提拉着鳎目的喇嘛一喇叭

也不知是提拉着鳎目的喇嘛抽了别喇叭哑巴一鳎目,还是别喇叭哑巴打了提拉着鳎目的喇嘛一喇叭。

喇嘛炖鳎目,

哑巴嘀嘀哒哒吹喇叭。

(*/∇\*)

【all邪】白骨走马(新坑,暂定名)

新的一个月了让新坑出来叭!!!!

我决定多写点花邪(嗯,但是黑邪是不可能少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的…后面大概又是修罗场,所以提前打all邪tag了

先放一丁丁点,等想法成熟了再正式码字🐦
至于设定,我先不说,你们猜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私设很多,ooc预警
------------------

1.“你…你看得见我?”

2.“疼疼疼疼疼!!你放开!一会儿我西夫来了,打洗你!”


3.“我前几日救过一只胖狐狸,用的也是白骨走马。莫非……”

“你才胖!”

4.“西夫你要给我粗气啊,啊~”边说边往他前腿上蹭。

“说到怂的天赋,真是勇冠三军。”黑瞎子嗤笑一声,在狐狸崽子脑门儿上轻轻搡了一把,“让你瞧瞧师傅是怎……嗯??”

5.“西夫,”狐狸崽子叹口气,“你,你他凉的。”

6.黑瞎子搅着锅里的药,抽空瞪了他一眼。
“你惹谁不行偏要去惹他?咱住的这山洞都是他家的知道嘛??”

------------------

有人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