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绣花鞋】

下雨天,是挨挨蹭蹭的发小三人组啦

-吴邪哥哥你好高呀(´,,•∀•,,`)
-我踮脚辣~

【点梗】
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有111个小可爱啦~
(至于为什么不是百粉的时候点…我大概是忘了_(:з」∠)_

黑邪花邪all邪可点,不吃黑花不吃黑花不吃黑花

大胆评论吧别怕咕咕咕🐦我会好好看哒~可能拖几天再写哦最近事情有点多
_(:з」∠)_

【蓝袍邪/瓶邪】关于修罗场的沙雕脑洞

啊茹太的蓝袍邪修罗场实在太好嗑了_(:з」∠)_

刚才吹头发的时候突然想到蓝袍出场好像是在一个喇嘛庙,大张哥可以算是哑巴,那么--

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

打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

南边提拉着鳎目的喇嘛要拿鳎目换北边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哑巴不愿意拿喇叭换喇嘛的鳎目,

喇嘛非要换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喇嘛抡起鳎目抽了别喇叭哑巴一鳎目,

哑巴摘下喇叭打了提拉着鳎目的喇嘛一喇叭

也不知是提拉着鳎目的喇嘛抽了别喇叭哑巴一鳎目,还是别喇叭哑巴打了提拉着鳎目的喇嘛一喇叭。

喇嘛炖鳎目,

哑巴嘀嘀哒哒吹喇叭。

(*/∇\*)

【all邪】白骨走马(新坑,暂定名)

新的一个月了让新坑出来叭!!!!

我决定多写点花邪(嗯,但是黑邪是不可能少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的…后面大概又是修罗场,所以提前打all邪tag了

先放一丁丁点,等想法成熟了再正式码字🐦
至于设定,我先不说,你们猜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私设很多,ooc预警
------------------

1.“你…你看得见我?”

2.“疼疼疼疼疼!!你放开!一会儿我西夫来了,打洗你!”


3.“我前几日救过一只胖狐狸,用的也是白骨走马。莫非……”

“你才胖!”

4.“西夫你要给我粗气啊,啊~”边说边往他前腿上蹭。

“说到怂的天赋,真是勇冠三军。”黑瞎子嗤笑一声,在狐狸崽子脑门儿上轻轻搡了一把,“让你瞧瞧师傅是怎……嗯??”

5.“西夫,”狐狸崽子叹口气,“你,你他凉的。”

6.黑瞎子搅着锅里的药,抽空瞪了他一眼。
“你惹谁不行偏要去惹他?咱住的这山洞都是他家的知道嘛??”

------------------

有人看嘛👀


【黑邪】桃栗三年柿八年,达摩九年我一生*

上一篇《霜降食补》的番外篇。

黑邪,微微微微微花邪

谢谢带给我脑洞的小可爱 @乱乱乱乱


----------------------

黑瞎子啧了一声。

脑子一热就出来了,也没拿个袋子什么的。


现在他一手托一个薄皮儿大柿子,想再腾出手去摘是不能够了。


见过的穷凶极恶多了去了,别说硬碰硬,命碰命都没怵过。


可这是柿子,吹弹可破不等挤出褶子就会裂开的熟透的密云柿子,要给大徒弟的柿子,他没了办法。


黑瞎子想起来那时候按摩椅上的吴邪。

一堆硬筋,一团软肉。他一样的没办法。


院子里有声响。

黑瞎子矮下身子藏进枝枝叶叶里。


就拿俩回去?笑话,八旗子弟输啥也不能输排场!不能比某些年轻土财主矮一头!!

(大花:????)


霜降的北京真的冷了。

人造革的皮衣贴肉穿真的不太舒服。


别问黑爷是怎么知道的。


翻墙回去的时候,苏万刚藏完高达。


“师师师师傅…”苏万以为他大概是娶了谁手机(呸,取了谁首级),话都说不出。


后来看见一大堆柿子的时候,他没忍住骂了一声。


等看清包袱皮,苏万彻底没了脾气。


自己孝敬黑瞎子的纪梵希黑T……您老人家拿它能包整个儿批发市场的柿子了好吗??



黑瞎子把柿子分成两堆,挥挥手说这堆你带回去吧,尝个鲜。


苏万嘿嘿笑。


破皮儿了,抓紧吃,明天兴许就坏喽。


……🙃🙃🙃



从剩下的那堆里摸出来相对来讲最生的。


大妈您千万别驴我啊我挑半天还是你们家的最漂亮,可别不中吃。


尖着嘴尝了尝

得嘞,是这么个意思。


换好衣服他躺下来守株待兔。

其实没什么把握。


谁知道那只兔子有没有良心。

谁知道那只狐狸肯不肯放人。

谁知道他……谁知道呢。


或许很久,或许才一刻钟,但是他心里已经是痒极了。


有脚步声,拖拖沓沓又带着魇足,看来是只饱兔子。


现在是推门儿了。


小兔子乖乖。


黑瞎子慢慢把眼睛闭上。


end.





-----------------------

*这是日本诗人武者小路实笃在《桃栗》中的诗句。说的是:🔒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各自的时辰,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桃和栗子要三年才开花,柿子要八年才结果,比喻无论什么事,不到一定时间办不成。桃、栗须三年才能开花,而柿则待八年才结果,相传达摩佛祖在河南嵩山西麓五乳峰的中峰上部、离绝顶不远的一孔天然石洞中面壁九年修性坐禅,相对于达摩以长达九年的时间来面壁,诗人感慨:我则须穷尽一生,始能超脱人生之境。(来自度娘)


喜欢了很久的句子,这回正好能配黑邪🎬


【花邪/黑邪】霜降食补

虽然霜降已经过去几天了,但是吧就想补一篇

然后霜降那天是农历十五,黑邪🔒

----------------------

查完账快中午了。吴邪提议去吃羊肉锅子。

解雨臣眉头皱起来。

“哎呀又不是太膻,霜降不得补补啊?”

“吃兔肉更补。有伙计刚抓来的,上我院儿里吃去。”

“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qwq

解雨臣转着手上的戒指玩儿。

吴小狗犬躯一震。




兔子好,伙计片得也好,下清汤一滚就能夹起来,蘸了麻酱送嘴里,谁还记得羊肉锅子?

吴境泽吃了几筷,倒是记起来个人。

“瞎子不离这儿挺近的嘛,要不顺便喊他过来吃个现成的?”

“谁?”解雨臣笑眯眯。

好的好的对不起打扰了。



溜溜哒哒还是去了那个小破院子。

中午吃太饱了跳不动,安分走门进去的。

枯藤老树昏鸦。

树下睡着黑瞎。

……

孩子装睡老不醒,晾一会儿就好了。

石桌上十几个大红柿子最抢眼。

吴邪坐下来,挨个儿轻轻捏了一下,挑出来最软的,摘了蒂子撕开点儿就贴上去吮一口。

吃到第三个的时候,他说。

“挺甜啊,师傅。”

黑瞎子没动也没睁眼,但是声音里带了笑。

“那可不,为师货比三家才给你偷来的。”

---------------------

我好想吃柿子呀_(:з」∠)_

【all邪】倚老卖老

嗯哼介是一篇重阳节贺文🍶
沙雕
涉及黑邪花邪,微瓶邪,微微簇邪,微微微二邪
老吴略直男脑设定

---------------------
“哎,哎,嗯,好,好,嗯,知道啦。二叔再见。”

“天真你咋一和你二叔打电话就怂呢,”胖子一脸痛心疾首,“能不能有点儿气势。”

“滚滚滚。”挂了电话吴小狗腰杆儿又直了。
“这些人交给你了啊,做饭真不行就让大花叫外卖,别给毒死了。”

“叫不到。”解雨臣眨眨眼睛。

“就是啊,哪儿叫去啊这么偏的地儿。”黑瞎子难得地帮腔。
“我说徒弟,你爸妈和二叔都过重阳节了,你不打算给师傅也搞一搞?”

张起灵抬头。论年龄大张哥没输过o(´^`)o

“搞搞搞搞什么搞!”吴邪把腊排骨包起来,“小孩儿在呢乱讲什么东西。”

黑瞎子看向黎簇,一脸qaq
黎簇:呕呕呕--

“阿花你别订票了,二叔说你得养着,不让我带你去。”
把订票界面退出来。我不是我没有,我笑一笑吴邪哥哥就会放过我啦~
“我知道你有孝心,”吴邪语重心长,拿毯子把他裹起来,“二叔说他都明白的。我也很能理解你想和二叔下棋的心情,会帮你转达的。”

解雨臣虚弱地笑了

“你会不会坐高铁啊,”黎簇一脸嫌弃,“多久没出村子了一会儿再走丢了,反正这两天小爷也没……”

“不!你有事!”吴尔摩斯眼睛里bulingbuling闪着智慧的光芒,“苏万打电话和我说了,这两天你们要准备课题答辩,还有论文要写!”

黎簇咬着牙笑了
他妈的昨天不和他吃鸡是打小报告去了!!

“再见啦,不要吵架不要打架,多吃饭饭啊。”
吴邪挥手,风衣下摆也hui起来

--------------------
小哥:重阳节

黑瞎子:第一次好想过重阳节啊qaq

花花:我总是因为自己年纪不够大而感到和他们格格不入🌝

黎簇:我突然反应过来以后应该是我给这个神经病过重阳节🌝送点脑白银红毛药酒足力建老人鞋?

【all邪】倘若,我问心有愧呢(三)

哎,生闷气不如更文。
------------------

24.秀秀拿帕子擦手。

一小碟南瓜籽仁儿饱满可爱,堪堪够做一次沙琪玛的量。

然而最后放进食盒的是藕粉桂花糖糕。


25.吴邪吃葡萄吐葡萄皮。

黎簇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苏万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啊??
啊呸。万万没想到鸭梨会往自己脸上扔。
就因为自己带了葡萄?
啊呸。还是不是兄弟??

苏万想起生物五三底下拓展阅读里写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6.吴邪收拾东西。

“凉了再走吧。”躺在藤椅上没挪窝。

“够凉了。”

“后边儿还秋老虎呐,热死你。”还是笑嘻嘻。

捡了片叶子揪着玩,头歪一歪带点儿笑。
“那怎么的,等冬天吃了锅子再走?”

“哎,那敢情好。”



27.“真的一个人先去?”

吴邪突然笑出来。

他说大花,你皱眉头都皱出纹儿来啦。
你就这儿一道吧还是为了我。

解雨臣想说你他娘的还知道啊。

但是没有。他说行吧,那你做事局器着点儿。

他又说,你跟一个关外人学啥北京话,不地道。
我听着膈应。

28.秀秀看见黑眼镜躺在葡萄架上晒太阳。

她在石凳子上坐下来,什么也没问。

“回吧丫头。”黑瞎子估摸着该难受完了,才开口。

秀秀瞪他。小兔子一样。

“嚯,”又笑起来,“下雪了来吧,请你和你哥吃顿锅子。”

29.第三下的时候他撞在一只手掌上。

吴邪贴着,不动了。

这手很稳,很宽厚。但透着点儿凉。

“给祖宗先人,给父母的已经磕完了。给我的,”吴二白拍了拍吴邪前额示意他起身。

“留着回来磕。”

30.解雨臣一个人来的。

黑瞎子在一副一副擦墨镜。

“哟,”嘬了个牙花儿,“您真来吃锅子呀?早着呐。”

解雨臣说我拜托你帮我保护一个人。

黑瞎子手上没停笑也没停。

看不出来嘛花儿爷?瞎子本来就是要去的呀。

不一样。我拜托你帮我。帮我。

哎呦喂我这便宜徒弟这么大脸呐?可了不得。

他转过来。

瞎子头回见您是小三十年前的事儿了吧?

瞎子就剩这几年啦,花儿爷。

------------------
虽然是all邪,但是我感觉到这儿倾向已经挺明显的了

你们有看出来嘛_(:з」∠)_

【黑邪/花邪】一个沙雕花絮
背景是上一篇👉凉了你给热热呗

“我真傻,真的,”黑瞎子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花老板醒着的时候在山坳里没有豆腐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他受了伤睡着时竟也会吃。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盛了一篮柚子,叫我们的阿邪坐在门槛上剥柚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淘米,米下了锅,要吃柚。我叫阿邪,没有应,出去门口看,只见柚子皮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阿邪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哑巴胖子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客房里,看见茶几上搁着他的菩提手钏。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花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被窝里,身上的衣服已经都给吃空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食人花呢。……”他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二)

唉放假真适合摸鱼_(:з」∠)_
all邪,请自行避雷。

----------------------
11.“不行的小三爷。”白昊天挡在门口,快要哭出来。

“乖,”瞄了一眼白蛇已经在院墙上就位,暗暗卸一口气。

“你小三爷很行的。”

白昊天脸一红。

吴邪啧了一声。刚开口就咳,身子弓成大虾米。

白昊天真的哭出来。

12.含久了的绿豆烧有些辣,解雨臣慢慢咽下去。

“你有没有想过…”

这时候吴邪伸着手去够烟盒。
衬衣下摆被带上去一点,露出一截子裹着绷带的腰。

他娘的。解雨臣想,他娘的怎么又伤着了。

13.“你知足吧,”吴邪看着黎簇,有点好笑,“这沙地多软多厚实啊你还趴不住?我之前趴的是葡萄架,葡萄架你明白吗?”

“神经病。”黎簇真情实感地骂道。

14.“哎师傅你咋不吃啊?”

刚从日本空运来的罗马红宝石,贼贵贼稀罕。洗了一盆放桌子上,净是自己吃了。

“不是说今儿师兄要来吗?这都下午了。”

“太腐朽太腐朽。”瞎子摇着大蒲扇有一下没一下。

“你师傅师兄都是穷鬼,吃点自个儿种的成啦。”

苏万嘿嘿笑。

师兄几时候来呢。

15.“你们都是好孩子,就小邪不听话。”

“哪能呀,老板就是忙。”王盟摆好佛手,扶吴奶奶去坐。
一旁坎肩紧着递过软垫来。

“孩子,这回小邪那儿不用你跟着呀?”

“我想跟的奶奶,二爷不让。”

王盟脸上又是木木的。

16.一二三四五六七。
吴邪。

一二三四五六七。
吴邪。

一二三四五六七。
吴邪。

一二三四五六…谁?

张起灵头很疼。周期到了,有些东西他留不住。

他坐下来,拿头撞石壁。

17.“你怎么又咳了?”

接过保温杯,漱漱嗓子就大口喝着往车那边走。

“吴邪。”
白蛇叫了一声。

喀嗒扣好安全带,抬头的时候带一点点笑。
“没事儿,被她气的。”

18.狠狠吸了几口,烟烧掉一半。
“想什么?”

“戒烟。”谈公事的话解雨臣天下第一勇敢天下第一果断天下第一直白。

他闭了闭眼睛。

“我得听一下你的肺。”

19.“抽烟的不要,用狗腿刀的不要。胳膊上带疤的,也不要。”

黎簇站在一地桌椅瓷器血肉碎片上边,说着招伙计的条件。

小沧浪笑了一声。
个小逼崽子。

20.吴二白慢慢喝茶。

白昊天和白蛇站在一起,神情居然很有些坦荡。

笑了一下。
“名字里带个白的,都跟着你们小三爷胡闹是吧?”

……咦?

白昊天眨眨眼睛。
白蛇瞪了她一眼。

21.“我想吃臭豆腐了,多辣多酱要葱不要香菜--”

吴邪猛踹他屁股。

“哎哎吴老板,你别再踹鸭梨了。”苏万拉住他一只胳膊,“他就说说嘛。”

上去补了两脚。
“这是沙漠,沙漠懂吗?老子还想吃葡萄呢你给老子去搞啊??”

然后苏万真的拎出来一串。

22.解雨臣把耳朵贴上来的时候,吴邪想起来那次。

七指的仓库里,解雨臣闻他屁股。

一想就笑,一笑就咳起来。

烟被人反手掐掉。
哦豁,完蛋。

“你能不能听一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