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年糕

【黑邪】啃秋(后续)

可能有点啰嗦但是真的很想表现一下师父的宠…接在上一篇第一个结尾后面

——————————————————————

吴邪心下动了动。这一行甭说长的多细致,里子到底都是粗人(解语花呗除外)能这样记着,可见是用了心的。

黑瞎子看那两弯睫毛垂着,就知道宝贝徒弟又感动了。嗐,大家护了20几年的小孩儿——在他这儿怎么不是小孩儿,到了四五十能凶死人也是小孩儿——自己能不宝贝着?

旁的不说,单说生活上。除了吴邪自个儿,身边那些花子秀子王胖子净是北方人,自己更是打关外来的半个京油子。过年好不容易碰个面,还顿顿饺子涮羊肉,宝贝徒弟脸都吃黄了(瞎子:吃青椒炒饭能吃成这样吗?不能够啊)。他怀念的那些个蛋黄鲜肉粽,甜豆浆,菱角炖鸡,说给谁听呢?

江南,黑瞎子待过的。好地方,实在养人的好地方。你看看西湖边长起来的人啥样儿!江南人对时令食物的偏好或者说重视实在是融在骨子里的。春分饮酒,立夏吃嫩豌豆,立秋须是买西瓜香瓜把秋咬住……

还有清明前刀鱼未长成老刀的那几天,这第一口鲜和他们的香椿炒鸡蛋一个道理。他早早托了人给带来,想着加点儿荠菜给吴邪包一顿馄饨。可惜实在不能够了,只弄到一尾鲥鱼,吴邪也已经宝贝的不行,拿锡纸一包烤得香飘四里。黑瞎子看他一边落筷一边叹好吃,心里莫名其妙恼着自己。

他一早知道自己陷进去了,可也没打算往外挣。说什么往后,现在能弹着脑嘣儿最实在。

手比心快。

“发啥呆呢,警惕性又成零了?”

没还嘴。摸着脑门儿软乎乎瞟他一眼,说去倒水。

眼尾带点儿红,带点儿水气那么瞟一眼,要老命喽。


end.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评论(2)

热度(70)